4987铁算盘一句解特 · 
当前位置:主页 > 4987铁算盘一句解特 >
这一指标全面发出危险信号从欧洲到北美再到亚
发布时间: 2019-10-09

  要闻 这一指标全面发出危险信号,从欧洲到北美再到亚洲,全球经济阴霾笼罩! 2019年9月24日 16:59:57 智通财经网

  当发达国家以为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逐渐湮没在历史尘埃里的时候,其实经济的阴霾从未远去,并且正悄然卷土重来。

  虽然世界并没有爆发当年那般众多公司一夜倒闭的惨烈情景,但领先指标开始让经济学家们深感忧虑。

  就在本周一,坏消息来了。多项经济数据显示,从德国到法国,从美国到英国,再到日本和韩国,制造业的颓靡不但没有改善,反而在恶化。

  整个欧洲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全面低于市场预期,德国陷入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工业萧条中,法国、英国等传统制造业强国的引擎纷纷减速。北美和亚洲地区的PMI指标也不容乐观,美国和日本的制造业PMI均跌破了荣枯线。

  最关键的问题是:制造业依旧持续低迷之际,原本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受到制造业影响的服务业而今独木难支,也被感染了,衰退开始向服务业蔓延。

  与此同时,多年来用于预警全球经济的“金丝雀”韩国的出口更是惨烈,暴跌超20%。主要出口产品半导体同比跌去四成。

  周一,即将出任欧洲央行行长的前IMF执行总裁拉加德再一次对全球经济发出警告,贸易面临的威胁是全球经济最大的障碍。决策者在财政和货币调整方面的操作空间更少了,从某些预料不到的地方会出现经济风险。

  由信息采集公司IHS Markit提供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正接连亮起警告的红灯。这一次,令市场忧虑加深一层的不是制造业萎缩程度加剧,而是制造业的疲态开始向服务业蔓延。

  欧元区9月份的制造业PMI进一步恶化,跌至45.6,连续第八个月萎缩,几乎所有分项都有不同程度下降(下图来自中金公司):

  而且,制造业的低迷还蔓延到了服务业——9月服务业PMI指数从53.5的前值降至52。赛尔号目前怎么获得能力刻印?那种加成很高

  这导致欧元区综合PMI初值逼近区分景气与萎缩的分水岭,从8月的51.9降至50.4,创出六年新低(下图来自中金公司)。产出指数创出七年来最大降幅,企业高管们对前景的乐观程度降至七年最低水平。

  9月的服务业开始放缓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这通常意味着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非但没有稳住,反而面临加速下行的风险。即将卸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就对欧洲议会经济与货币事务委员会明白无误地表达了他的担忧:

  “欧元区经济没有显示出任何令人信服的反弹迹象,经济增长势头明显放缓并且超出了欧央行此前的预期,制造业持续低迷可能会影响到其他经济领域。”

  对于欧元区的未来,IHS Markit首席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更是直言不讳地发出强烈警告:

  制造业的状况越来越糟,经历了自2012年以来的最大滑坡,香港王中王开奖资料,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下跌趋势正扩散到服务业,服务业增长率放缓到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从历史维度看,德国9月的PMI指标简直可以说是触目惊心:制造业PMI初值创123个月最低,服务业PMI初值创9个月最低,综合PMI初值创83个月最低。

  迄今为止,德国制造业PMI已经连续9个月徘徊在荣枯线月份更是加速下行,从上月的43.5降至41.4,距离“荣枯线”越来越遥远,不仅低于2012年欧债危机时期的最低点,更是降至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谈及德国的制造业PMI数据,IHS Markit首席经济学家Phil Smith显得相当失望:

  制造业简直糟糕透顶,所有围绕贸易问题、汽车业黯淡前景和英国退欧等事件的不确定性都让工厂订单陷入了瘫痪,导致9月份的表现成为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一次。

  德国服务业的新业务出现2014年12月以来的首次下跌,表明德国的市场需求已经开始恶化。制造业订单创出逾十年来最大跌幅。这种情况下,德国的整体新业务流入量连续第3个月下滑,并创出七年最大跌幅。

  制造业颓靡加剧叠加服务业增长失去动能,导致德国9月的综合PMI大幅下跌,自2013年4月以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

  IHS Markit分析称,德国PMI下滑主要是因为新订单减少,而且这种现象是1月份以来首次出现。同时,企业不愿增加雇佣,导致新增就业岗位数量创出2015年1月以来最差。

  按照欧央行行长德拉吉的说法,欧元区经济数据差于预期,主要是受到保护主义崛起和地缘政治因素带来的持续不确定性影响,德国等制造业占比较大的国家所受的冲击相对最大。

  德国的支柱产业之一汽车制造业在风云变幻的国际贸易局势中严重受挫。一方面,该产业面临出口至主要国际市场的关税增加;另一方面,又要准备承受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冲击,那将导致汽车业巨大的额外成本和裁员。

  Phil Smith认为,如果目前的情况持续下去,德国经济在今年年底前可能不会有任何增长。还有一些分析师认为,德国的制造业将持续衰退,很可能导致德国GDP在第三季度陷入负增长。

  美国9月的制造业PMI指标虽然有所增长,但却出现了近十年来的首次工作岗位缩减。服务业形势相对严峻,一举跌破了50“荣枯线”,创出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服务业PMI从此前的50.4降至49.1,制造业PMI初值倒是从50.3的前值升至51。

  “9月的整体增长率虽略有回升,但仍是2016年最疲弱的增长之一。前景也非常暗淡,新的商业流入降至09年以来最低,企业对未来几年的增长预期维持在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这样评价。

  而另一项来自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的数据则显示,美国制造业PMI早在8月就跌破了荣枯线月以来最低,远低于市场预期的51.3。它宣告了长达35个月的扩张期结束。

  美国制造商正在经历一个‘炎热的夏天’。产出和订单指数均处于10年来的最低水平,表明制造业很可能在今年第三季度再次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拖累,抑制GDP增长。”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当时説。

  在Chris Williamson看来,“最近恶化的关键原因是,贸易导致的制造业放缓进一步蔓延到服务业。”

  出口暴跌逾20%,创十年最大降幅……韩国出口这只“金丝雀”持续发出警告信号。

  由于韩国的贸易数据公布比较早,且该国的企业深度融入到全球供应链,因此其贸易数据被视为衡量全球贸易需求与宏观经济的一个重要指标。

  海关数据显示,在9月份的前20天,韩国的出口同比下滑幅度达到21.8%(下图),创出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跌幅。其中,半导体产品和石油产品的下降幅度较大,分别同比减少39.8%和20.4%。

  按主要出口市场来看,韩国当月对美国的出口下降21%,对日本的出口下降14%,对欧盟的出口下滑13%。

  分析师们对韩国的出口前景持悲观立场。“出口下降可能会在今年剩余的时间持续,这将对经济增长和韩元构成压力。”Kyobo Securiti经济学家Lee Young Hwa说。

  之前公布的韩国经济数据就表现出糟糕的势头,第一季度GDP环比萎缩0.4%,是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差表现。随后的第二季度,经济虽然环比增长1.1%,避免了经济“技术性衰退”,但依然面临多重风险,包括与日本的贸易争端,出口下跌速度是所有G20国家中的第二快。

  受新订单和新出口订单下滑影响,9月份,日本的制造业PMI以七个月以来的最快速度下行,数值从上月的49.3降至48.9,再次低于50枯荣线月以来最低水平。服务业PMI从8月的53.3降至52.8。综合PMI从8月的51.9降至51.5。

  IHS Markit经济学家Joe Hayes表示:“PMI数据说明,贸易关系、英国退欧、及日韩之间的外交争端等不确定因素,凸显了日本制造商面临的强劲外部阻力。”

  欧美主要央行已经行动起来了。9月12日,欧洲央行宣布不对称降息,将存款基准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0.5%,将主要再融资利率、边际贷款基准利率维持在零、0.25%不变。

  9月18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至1.75%-2%水平。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的第二次降息,距离7月31日的首次降息、也是08年12月以来的首次降息仅仅相隔一个半月。

  很多亚洲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央行行动更快。韩国央行在7月份实施了三年以来的首次降息,将利率下调至1.5%,仅比历史低点高出25个基点。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韩国央行将在10月或11月进一步降息,以帮助提振经济增长。

  可以说,今年各国央行们上演了一出“竞争性降息”的大戏,已经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推出降息举措,当中最多的就是新兴市场国家。